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汉朝人物赵建德简介【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19:10 阅读: 来源: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汉代人物

中文名:赵建德

国籍:南越国

职业:中国西汉时期南越国的第五代王

汗青影响:赵建德也成了南越国的末代君主

汗青时期:中国西汉时期

赵建德人物平生

晚年阅历

赵建德是南越明王赵婴齐的宗子,其母橙氏是南越(今广东揭阳)人,越族橙姓,一般称她为“揭阳橙女“。橙氏原是本地植橙世家之女,赵婴齐在前去汉代当人质之前娶她为妻,生下宗子赵建德。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赵婴齐被其父南越文王赵眜送往汉代当人质,又娶邯郸樛氏做姬妾,生下儿子赵兴和赵次公。

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赵眜作古,赵婴齐继续王位。赵婴齐继位后,没有按常理把宗子赵建德立为太子、把老婆橙氏立为王后。而是把赵兴立为太子,把宠姬樛氏立为王后(樛王后)。

继续王位

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赵婴齐作古,年幼的赵兴继续王位,成为南越国第四代王,其生母樛王后当上王太后,赵建德获封术阳侯。同年,汉武帝派安国少季出使南越国,前去告谕赵兴和樛太后,让他们对照内地诸侯进京朝拜汉武帝。此时赵兴和来自华夏的樛太后都情愿归属汉代,但控制南越国实权的丞相吕嘉却死力阻挡,并由此发生兵变之心。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汉武帝派韩千秋和樛太后的弟弟樛乐,率兵两千前去南越国预备刺杀吕嘉。当韩千秋和樛乐进入南越国以后,吕嘉先下手为强,领兵攻入王宫,戕害赵兴、樛太后和汉代的使者,同时拥立赵建德为南越王,并派人示知苍梧王赵光和南越国部属各郡县官员。这时候韩千秋的戎行进入南越境内,攻陷几个疆域城镇。随后,南越国人佯装不抵抗,并供应饮食,让韩千秋的戎行顺遂行进,在走到离番禺四十里的处所,南越国突发奇兵打击韩千秋的戎行,把他们悉数祛除。

接着吕嘉派人把汉代使者的符节用木匣装好,并附上一封伪装向汉代赔罪的信,置于汉越疆域上,同时派兵在南越国疆域的各个要塞严加戍守。汉武帝得知后,异常盛怒,他一方面抚恤死难者的支属,封韩千秋的儿子韩延年为成安侯,封樛乐的儿子樛广德为龙亢侯;一方面下达发兵南越国的圣旨。

同年秋日,汉武帝调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十万人,兵分五路打击南越国。第一起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从长沙国桂阳(今湖南境内)发兵,直下湟水;第二路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船将军,从豫章郡(今江西境内)发兵,直下横浦;第三路和第四路是归降汉代受封侯爵的两位南越国工资戈船将军和下厉将军,从零陵(今湖南境内)发兵,然后一起直下漓水(今广西漓江),一起直抵苍梧(今广西境内);第五路以驰义侯应用巴蜀的罪人,变更夜郎国的戎行,直下牂柯江;最初都在番禺会师。

亡国投诚

这场战役十分激烈,持续一年,一向到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冬季,楼船将军杨仆带领精兵,争先攻陷寻峡,然后攻破番禺城北的石门,缉获南越国的战船和食粮,伺机向南推动,挫败南越国的先头部队,带领数万雄师期待伏波将军路博德的戎行。路博德带领被赦的罪人,路途遥远,与杨仆会师时才到一千多人,因而一同进军。杨仆率军在前边,一向攻到番禺,赵建德和吕嘉都在城中恪守。楼船将军杨仆挑选有益的地形,将戎行驻扎在番禺的东南面,天亮以后,杨仆率兵攻进番禺城,放火烧城。而伏波将军路博德,则在城西北安营扎寨,派使者招降南越国人,赏给他们印绶,并让降者归去招降别的的南越国人,由于南越国人久闻伏波将军路博德的威名,天亮又不知途径博德有若干戎行,因而纷纭投靠路博德的旗下,拂晓时分,城中的南越守军大部分已向路博德投诚。

吕嘉和赵建德见情势不妙,在天亮之前带领几百名手下出逃,搭船内地往西而去。路博德在讯问投诚的南越国人以后,才知吕嘉和赵建德的去处,并派兵追捕他。路博德的校尉司马苏弘擒获赵建德,原南越国郎官孙都擒获吕嘉。

吕嘉和赵建德被擒以后,南越国部属各郡县不战而下,纷纭向汉代投诚,南越国消亡。汉武帝将本来的南越国属地设置九个郡,间接归属汉代。

赵建德汗青影响

赵建德在位时候极短,并且是在丞相吕嘉兵变杀死第四代南越王赵兴后,被吕嘉渐渐推上王位,南越国的实权一直控制在吕嘉手中。吕嘉兵变后,使汉武帝找到发兵南越国平乱的托言,在汉代十万雄师的进击下,南越国终究走向覆亡,赵建德也成为南越国的末代君主。

赵建德汗青评价

黎文休:“吕嘉之谏哀王及樛太后,使毋求为汉诸侯,毋除边关,可谓能重越矣。然谏不从,义当尽,率群臣于朝廷,面陈帝臣汉帝越之好坏,庶几哀王太后有所感悟。若犹不从,则引咎避位,不尔则用伊、霍故事别选明王子一人代位,使哀王得如太甲、昌邑保全生命,则进退不失。今乃弑其君以逞私怨,又不克不及以死守国,使越破裂而入臣汉人,则吕嘉之罪有不容诛者矣。”

吴士连:“五岭之于我越者是为险塞,国之流派,犹郑之虎牢,虢之下阳也。帝越者固宜设险守国,不可以使之失也。赵氏一失其守,国亡统绝,土宇朋分,我越又分,南北之势成矣。后有帝王之兴,地险已失,复之必难。故征女王虽能略定岭南之地,不克不及据得岭险,旋底于亡。士王虽复全盛,然犹为事先诸侯,未正位号,没后又失之。而丁、黎、李、陈止有交州以南之地,不复赵武之旧,势使然也。”

赵建德史籍纪录

《史记·卷一百一十三·南越传记第五十三》

《汉书·卷九十五·东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

《大越史记全书·赵纪》

深圳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济南看痘痘去什么医院好

成都治疗漏尿哪家好多少钱

重庆早泄治疗费用受什么因素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