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星美影城欠薪关店,输给万达,霸道神秘老板买买买曾开天上人间_[news]

发布时间:2021-06-03 16:37:01 阅读: 来源: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撰文 | 王先

编辑 | 严冬雪


“好多片方和营销公司在起诉星美,但几乎都没什么进展,我们自己也很纳闷儿。”一直没等来4月份之后的薪水,星美文化前员工杜心一口气吐槽了一个小时。

和杜心遭遇相似的大有人在,今年6月,星美发行团队一觉醒来,发现大家几乎全部被开除,公司给出的理由是“总部人员优化”,原80人的发行部门被裁撤剩5人,其中华北、华南、华东、华中、西南等驻地重点票仓城市的员工全部被裁。在“星美讨薪群”,超过400人在交流各自维权进展,很多人走上了仲裁、起诉等法律途径。

欠薪只是星美困境的冰山一角。

根据艺恩数据统计,2017年,星美集团影院业务市场占比4.67%,在全国影视公司中排名第四,然而,它也是前十大院线里唯一亏损的上市公司,去年净亏1.29亿元。在中国电影市场起势复苏、票房一路高歌的当下,这种业绩凸显其现金流的危机。实际上,市值65亿港元的上市公司账面上仅剩7000万元,却要支撑365家影院的经营,终于在日后发酵成欠薪恶果。

2018年,星美各地影院开始出现欠租状况,天眼查数据显示,星美国际影院有限公司涉及到的法律诉讼多达40条,多为房屋租赁纠纷。7月,北京海淀法院向“星美影商城”开出该法院强制执行的最高“罚单”;因拖欠工程款,南通市中院也对常熟市星美实行了查封。

9月5日,星美集团实控人覃辉,因参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被证监会处罚5年禁入证券市场。在一些离职高管眼中,星美今天的局面正是覃辉“任性妄为”的结果。

01

朝令夕改


对于曹开来说,自己的遭遇有点像电影《集结号》:组织有时候是不可信的。公司起初口头答应离职员工按N+1数额赔偿,一夜过后落实到文字,缩水小了一号:N+0.5。

“之前还有同事收到了公司N+0.5的邮件,但第二天却被告知没有赔偿,因为是自己先提了离职。”星美前员工曹开同样被欠薪,她告诉AI财经社,在解雇员工方面,星美十分任性,在不给任何说法的情况下通知发行团队员工马上离职,而且只给一周时间办理手续,让驻地人员直接把合同填好寄来。

杜心则是被耗走的,从4月份开始,工资一直发不下来,几个月后她和同事纷纷选择主动离开。她说自己还不算最惨的,集团品牌宣传部的员工从4月份开始被断交社保,院线的一部分员工更是有半年没发过工资,人员流失更甚。

仲裁也鲜有实际效果,“星美文化总经理被列进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电话不接,人也不出现。”杜心说,更让员工哭笑不得的是,星美经纪部门在被集体开除后,公司又要把他们召回去,但是工资依然不给发。

对此,星美方面的回复是:只是部分员工对薪资补偿不满,没达成共识,能算欠薪吗?

“之前我们在职的时候,还有好多工人来要账,说星美不给装修钱,然后带着铺盖卷,拖家带口的就在公司门口蹲着,但公司就是不给。”曹开说,星美拖欠营销公司、影院物业、写字楼装修工人甚至送水公司的账款,“后来大家连水也没得喝”。

很难想象,如今连水也没得喝的星美,10多年前可是立志要做中国版时代华纳的,后来自觉下调了心理定位,决定先赶超擅长定一个亿小目标的万达。现在看来,这个小目标也没能实现。继去年财报亏损后,星美在今年终于陷入了坏消息的百慕大:借壳回A股落空,ABS计划被疑违规,收购院线债务积压,股票遭遇巨量抛盘,被投行降低评级。

有一种危机叫祸不单行:命运刚给你关完一道门,又顺手掩实一扇窗。

2017年,星美控股遭遇5年来财报首次亏损:总营收37.89亿港元,净亏损2.67亿港元,公司非流动资产中商誉近71亿港元,如果减去此项,资产负债率就高达86%。

在8月31日发布的最新半年报里,星美利润回升到3亿港元,但由于公司对员工大范围欠薪,2/3影院不能正常营业等问题,连跌多日的星美控股于9月3日停牌。

“我们赔钱了发不了工资。”几个月前,星美文旅总经理向员工扔下一句话。在杜心看来,亏损和香港天马新片《黄金花》的赔钱有关,实际上,这只是星美文旅大面积欠薪的缩影。

今年4月,由星美发行的《黄金花》突然宣布临时改档,结果和《后来的我们》撞在同一天上映,票房惨烈。“如果不是临时改档,获得金像奖加持的这部电影总票房绝不应该只有可怜的150万元。”杜心说。



这不是星美第一次改档了,很多片方和营销公司都曾因此起诉星美。两年前,《蒸发太平洋》电影片方泓亮公司状告星美,因为星美同时签了《美人鱼》独家排他合同,《蒸发太平洋》在上映前被强硬从春节档调至春运档。今年4月末,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星美败诉。

在过去几个月,片方与星美的矛盾持续尴尬上演。今年5月,《复联3》在星美放映5天后,因星美拖欠分账款,密钥一度被停,直至两天后补上款项,影片才在星美得以继续上映;去年《战狼2》《王牌特工2》也一度出现密钥被停的场面;2016年《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上映前,星美影院出现零排片,也被指起因拖欠分账款。

到今年,《妈妈咪呀2》《超人总动员2》《摩天营救》等新片则干脆未在星美上映。

茶余饭后,这些星美员工偶尔也同情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其实没什么话语权,执行的完全都是老板覃辉的意志。”

02

神秘“教父”


“我们根本没见过老板,只有总经理经常一个人去香港开会,回来向我们传达老板的要求。”在星美员工眼里,老板是个神秘人。

作为星美影院的风险投资人,卜常伟甚至也未见过覃辉,但还是间接感受到了“覃辉控制欲很强”。早年,时任星美传媒董事长的李威也曾感慨其“不能容人,做什么都恨不得100%控制”。

这并不是《教父》,但和众多电影中不到最后一刻不露脸的大boss一样,覃辉身上云遮雾绕,作为企业家,有关他的事情少有公开。

要不是7月末一条传言的流出,曾经被称为“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的覃辉淡出舆论的时间可能还要再久一些。



覃辉/来源《等深线》


传言说,星美影院可能被光线传媒并购,光线传媒第一时间做出公开否认,随后,作为香港上市公司的星美控股出现巨量抛盘,股价最大跌幅超过20%。就在这前一个月,它曾连跌8个交易日。

并购的事也许是空穴来风,星美想借壳回A股的计划等来的则是一场实打实的落空。2018年初,中植系上市公司宇顺电子发布公告称,计划以200亿元收购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如果收购顺利完成,成都润运将实现借壳上市,主要业务是负责运营星美控股旗下的院线资产。

4月中旬,宇顺电子一纸公告让星美希望搁浅:成都润运实控人覃辉,由于另一个*ST圣莱实控人的身份,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行政处罚,这可能对重组推进构成实质性障碍,所以要终止交易。

一位星美内部人士认为,这是3年前埋下的祸根,“覃辉明知*ST圣莱深陷亏损,还是执意买进,并通过投资《特种部队之热血尖兵》《国际通缉令》一系列影视剧,想让这家生活电器零部件公司向娱乐传媒转型。”

在他看来,这次豪赌的代价太高:星美影城推出“信托受益权ABS”,赌下自己23家影院未来的票房收入,作13.5亿元融资。一年后,发行规模15亿的二期ABS计划推出,还款源为55家影院未来4年票房收入。

换句话说,影院营收情况基本决定了覃辉有无还款能力。后来的现实让他失望了,外界把覃辉比作“被* ST圣莱拖下水的大鳄”。

让人没想到的是,真金白银的处罚还算是客气,9月5日,证监会又给覃辉补发了一纸5年市场禁入决定书,原因是其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和虚构财政补助,虚增公司收入及利润。

当初,覃辉把星美的目标定在挑战万达院线,做拥有电影院线数量最多的公司。2013年,星美只有83家影院,582块荧幕;到2017年底,增长到了365家影院、2290块屏幕。而万达在2017年的这两个数据分别为516和4571。

狂飙突进之下,营收与净利却没有跟上,最终换来五年以来的首次亏损。

在员工们看来,老板做出的更“覃辉”的决定是,借壳宇顺搁浅后,他仍然表示,2018年星美影院要再从365家增加到450家。

03

双面覃辉


过去20年,覃辉一路东奔西突地并购,像一盒录满资本扩张故事的神秘磁带,A面是当年传媒龙头“卓京系”、“星美系”创始人,B面则是曾经盛极一时、商贾名流出没的京城著名夜店老板。当时,他那富丽堂皇的店面位于北京东三环长城饭店西侧,门脸大理石上写着店名:天上人间。

这位老板自述过身世:籍贯是四川达县,但生在北京,和第一任妻子是如假包换的中关村二小同学,当同学那会儿还“不了解她家里更多的情况”。覃辉隐讳地将她描述为“林佳媚弟弟的女儿”。

不论是否真实,外界能确定的是,当初,让这个长相精神、很是自信的年轻人在商场上第一次大受裨益的,正是第一任妻子的家庭关系。有熟识的人评价他说,“他的背景不算深厚,但他把这点关系用到了极致”。

1991年,冯巩在小品里形容为“一块儿砖头掉下来,砸到9个总经理,剩下一个是副总经理”的年代,正值国内市场经济发展初期,当时还只有23岁的覃辉坐不住了,决定下海经商。

1997年,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握着游戏机手柄,把牌照、资金、行业资源一路打通关的,总之这年,卓京商贸公司成立了,名义上做钢铁原材料和废料的进出口,实际是当时国家严格管制的铁矿石出口生意,赚了一笔。

接着,他创立重庆连丰通信,以初创公司身份,开挂一般拿到当时号称垄断技术的800MHZ无线蜂窝移动通信网——CDMA前身——的经营权,就此进入通讯业。

他是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暴发户典范,“买”成为覃辉此后经年的生意逻辑,有钱要买,没有钱借钱也要买。

后来满城风雨的“天上人间”的来历,被覃辉轻描淡写:1994年圣诞节,他带朋友去当时这家夜总会小聚,因为没经验,位置已经订满了,于是给当时的老板打电话说想想办法,“最后我就买下来了”。

1999年,天上人间从老式夜总会被装修成了KTV式经营模式,套用今天流行的概念,就是做起了消费升级。早年,有报道称,那时,天上人间每年产生的利润保守估计达到2000万到3000万元。但覃辉表示“其实天上人间并不怎么挣钱”。

不论如何,作为高端交际场,覃辉的个人社交货币在那里得到了极大流通。后来,在原建行行长张恩照受贿案中,检方的起诉书上披露了这样一个细节:2002年5月,在天上人间停车场,张恩照收受了覃辉的1万美元,后者投桃报李,利用职务之便友情提供了6.5亿元贷款。

2000年6月,这笔钱用来在北京注册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名为卓京投资,覃辉持股80%。同年,他的重庆连丰通信被三爱海陵高价收购,随后三爱海陵改名长丰通信,还出售了核心技术,把卖出的1.1亿元老老实实交给了卓京投资。

不知道覃辉有没有翻传说中拿破仑读过、希特勒也买过的《孙子兵法》,总之,一套反客为主拳法打得很流畅,被收购的子公司反过来居然控制了母公司。

钱在口袋里还没捂热,覃辉一口气又接连收购了中华通讯、英斯泰克、上海恒德,从通信界一脚趟进了传媒界。为了给长丰通信适配起内容平台,长丰通信与卓京投资共同出资成立了星美传媒:此后,星美影视文化传播、星美演艺经纪、中影星美电影院线、北京星美广告的名字开始逐渐出现在中国市场。

无师自通的覃辉在国内搭建起产业模式:电讯+媒体+科技,翻译成今天流行概念,叫TMT,这种布局,现下年轻的互联网公司管它叫产品矩阵。

资本的雪球开始滚动,覃辉花钱也停不下来:1.8亿元收购长丰通信、3.2亿元注册星美传媒,3.1亿元注资控制友通,1.6亿元投建北京昌平影视数字基地……也许是对那个年代“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活学活用,2003年,覃辉一边在大陆攻城掠地,一边看向了外面的精彩。

2003年,覃辉在香港全资注册SMI公司,先后两次购入谭咏麟、曾志伟持有的东方魅力股份,增持为第一大股东,顺带给公司改了个名字叫星美国际;随后用8000万元通过星美传媒收购了杨澜、吴征的阳光卫视70%的股权。这位不挑食的大陆商人又从香港电影商邹文怀手里买了31.28%的嘉禾娱乐股权。

后来有人评价,收阳光卫视,是覃辉为了弥补没有电视台的缺憾;购嘉禾娱乐,则是他看中其在中国内地和东南亚的电影院线和电影代理发行潜力。

据当时《财经》杂志评论,这几家香港企业其实算不上什么优质资产,大多是连年亏损的三线公司,也有香港证券投资部负责人直接说,“感觉覃辉其实并不太懂资本运作”,“别人可能1000万港元就买下来了,他花了这么多钱,有点邪。”在香港投资界看来,几个收购办的都不漂亮。

眼光是否跨越时代还没有结论,但钱却是要还的,一件接一件往购物车里装货,覃辉欠下巨债。这并没影响他的兴致,2003年6月,北京国际车展上,当覃辉豪掷出888万元,买下现场唯一的加长宾利728,这个自信的35岁年轻人赚足了噱头。

那时候,覃辉觉得在传媒影视业发现了新大陆,他定了个目标:用传统媒体形成的内容资源支撑数字媒体,用传统媒体市场的现实收益支撑数字业务;提前完成传媒产业和资本市场的构架。

2004年,星美集团旗下已经有了17家子公司,加上之前卓京系,资产规模滚动到了20亿。

但这时候,一方面,覃辉之前的投资泥牛入海,没得到实质性现金回报;星美的对外投资也已远超出净资产规模。当时,位于上海江宁路219号的烂尾房香樟花园,在7个月内被覃辉重复抵押3次。

2004年下半年,证监会查出长丰通信有超过6亿元对外担保造成银行坏账的风险。他们发现,摊子越铺越大、收购手法玄乎的覃辉,总可以通过卓京系和星美系之间相互投资持股的方式搞到钱,相互流动。

如果不是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被查,2005年的覃辉会继续开疆扩土。但最终,他有惊无险,全身而退,然后开始大规模剥离不良业务,整合产业,偿还银行债务,出售了一直亏损的阳光卫视,重组长丰通信,并且正式退出了天上人间。

而星美几乎剥离了电影业之外的所有产业。

2004年,李威担任星美传媒董事长,过了两个月就因受不了覃辉管理风格而提出辞职。一年后,李威在香港机场和媒体记者撞个正着,这位早年的法国巴黎国民银行天津分行行长索性开了直腔:覃辉有一定个人魅力,但不擅长管理,又不肯相信职业经理人的话,自己之前也经常被他骂,“整个公司事无巨细,实际上都是在他一个人的控制下”。

加上董事长时期,李威和覃辉前后共事两年多,但总是感觉“心里不踏实”。覃辉不是没想过改变,就在2005年年初,他告诉公司几个高层,说自己想学柳传志,学会放权。

04

天上跌落人间


2008年开始,覃辉开始长年生活于香港和纽约,消失在舆论风眼足足10年。今年4月,因为《中国经营报》的一篇报道,他重回观众视野。

覃辉并不打算停止扩张,毕竟横店影视、金逸影视都前后先于他跑进了A股,起大早赶晚集也要赶。“我们会继续扩张,资产结构上会加大一些重资产投入。今年规模会上去,但是运营成本会降低10%,一个影院的人数降低到16人。”今年4月份,覃辉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曾透露星美裁员方案及业务扩张计划。

扩充影院及银幕数量,尽可能地圈地,实际上是大型院线不约而同的选择。2017年1月,大地影院母公司南海控股曾以32.86亿元收购橙天嘉禾集团,得到其在内地76家影院及531块银幕;2016年7月,万达旗下的美国院线AMC娱乐控股宣布以9.21亿英镑(80亿人民币)收购欧洲最大院线Odeon & UCI Cinemas Group,这使得AMC在全球8个国家拥有的影院增加到627家,银幕数达7600多块;在那两个月后,完美世界也以13.53亿元收购今典院线等三项资产。

“前瞻产业研究院”曾分析称,中国院线数量在未来5年内将有所下降,预计2022年电影院线经营家数将会在25家左右,而票房收入将会更加集中于前10名内。

都是扩张,但在投资人卜常伟看来,星美的扩张存在一定问题,比如星美选择收购的多为零散小型影院,与大地收购的橙天嘉禾相比,还不够标准化,一旦管理跟不上,就容易为后续的运营带来更多麻烦。而星美在一边收购影院的同时,也在流失自己原本拥有的资源。

2018年春节期间,国内电影票房表现彩旗招展,星美控股也喜气洋洋地发布公告称,从初一到初七票房收入约达1.7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9%。报喜无用,投行麦格里对其降低了评级,从“中级”降到“跑输大市”,原因是其过快扩张造成每银幕收入面对过盛压力。

6月18日,光线董事长王长田在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表示,资本正在撤离影视市场,他预言在未来一两年来,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会上,王长田炮轰“高消费、住高级宾馆、开party、坐头等舱”等个人行为伤害了投资人的感情,认为资本不再好骗了。

早年间,李威曾非常佩服覃辉的魄力和眼光,“能那么早进入高门槛的传媒影视业”,但他又觉得,“如果不是这么冒进,他(覃辉)可以过得很好。星美事实上成为中国民营企业进入媒体行业经营的试点,无论成败,对中国都是可资借鉴的案例”。

当覃辉大手笔买入阳光卫视等公司后,一度欠下巨大债务,李威也曾为其开脱,说覃辉并非有意赖账,主要还是“摊子铺得太大,用有限的资金打造无限的王国”。

毕竟,即使对最青睐的人,命运也不会永远慷慨无度。

(注:文中卜常伟、曹开,杜心,均为化名)

借款平台

借款软件

信用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