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荒山谬谷奇妙夜-【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18:34 阅读: 来源: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死人的照片

听着车轮敲击铁轨的咔嚓声,我的头越来越疼了。这时我注意到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二十出头的男孩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你是梁山先生吧?没想到我能和鼎鼎大名的梁编剧坐在一起,真是三生有幸啊!宋小刚导演您的《假戏真做》我看了,真是精彩!”

他名叫张文远,自小就梦想着成为作家,然后将自己的作品搬上银幕。他不知从哪里听说《假戏真做》的剧组在荒山谬谷举办庆功宴,就带着自己的小说找到宋小刚,宋小刚只是略微翻看了一下就大摇其头。不过他对我说:“只要我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等到机会的。”

我叹了口气:“机会?机会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看着他不解的神色,我给他讲了我的故事。

三十多岁的我依旧一事无成。有一天宋小刚突然找到我,让我给他写个剧本。他是国际上有名的大导演,不知捧红了多少人。我抱着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欣喜若狂,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写出了《假戏真做》。他看了之后很满意,并且马上筹资拍摄。

这部戏拍摄期间我的妻子阿离向我提出离婚,我没有过多地挽留这场婚姻。如我所期待的那样,这部戏上映后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剧组决定在拍摄地点荒山谬谷举办庆功宴。

荒山谬谷是一个山谷,风景优美,而宴会就在那所年代久远的荒山公寓里举行。传闻这所公寓以前的主人是个富甲一方的商人,而我的剧本就是脱胎于他的事迹。故事中的商人在晚年由于年轻的妻子红杏出墙,一怒之下召集了所有有嫌疑的人演了一场话剧,他假戏真做,众目睽睽之下将他们一一杀死。故事以他手刃妻子后自杀而收场,是一个莎士比亚式的悲剧。

本来电影大卖,大家都很高兴,可是在宴会之前宋小刚无意中在自己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照片,而正是这张照片,揭开了随后一系列杀人事件的序幕。

所有人都不见了

照片上的女孩子名字叫薛娟,是一个三线演员。宋小刚酒后答应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在新戏里出演女主角,她信以为真就同宋小刚发生了关系。事后宋小刚将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她一时想不开就在摄影棚上吊自尽了,这件事剧组的人都心知肚明。

可现在她的照片竟然出现在宋小刚的口袋里!宋小刚大发脾气,而有机会放照片的只有我们这一桌的其他四个人:摄影师吴浩,灯光师薛东盛,这部戏的女主角唐小倩,然后就是我梁山。嫌疑归嫌疑,谁都没有证据,最后庆功宴也不欢而散。

这座公寓一共有五层,摄影棚在一楼,餐厅在二楼,宋小刚住在三楼,我们几个人都住在四楼。晚上睡觉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吵醒。我打开门,是唐小倩,她神色惊慌,一个劲儿重复着一句话:“所有人都不见了……”我皱了皱眉就往楼下跑,在楼梯口正好碰到薛东盛。这个魁梧的汉子脸竟然都吓白了,他喃喃道:“楼上的人全部不见了,就像蒸发了一样,莫不是阿娟真回来报仇了?”

这时吴浩也过来了,他正带着一台索尼摄影机四处拍摄着。原来,唐小倩半夜起来找水喝,却发现四楼的人都不见了,好在薛东盛和吴浩他们还在。吴浩一听,就提着摄影机往五楼跑,他一直都想拍一个灵异主题的纪录片,苦于找不到材料。我把摄影机抢过来翻看,果然如他们所说,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就是人不见了。

我突然反应过来:“你们去三楼看过没?”参加这次庆功宴的人都住在四楼和五楼,除了宋小刚。三楼是公寓原来主人的卧室,装潢极尽奢华,宋小刚一人住在那里。

我们跑到三楼,宋小刚穿着睡衣满脸怒容,还没等我们说话就将我们骂了个狗血淋头:“大半夜不睡觉吵什么吵?”唐小倩扑到宋小刚怀里大喊:“宋导,除了我们五个,人都不见了。”

宋小刚显然对唐小倩暴露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满意,他慢吞吞地说:“什么叫人都不见了,再说,我们现在也只有四个人,哪来的五个人?”

我说:“怎么会呢,我,唐小倩,吴浩,您,还有……”我环顾四周,“对了,东盛呢,他怎么不见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地狱来客

声音竟然是从宋小刚的房间里传出来的。我们循声来到宋小刚的卧室,借着微弱的光,我们看到窗外那具尸体,正是薛东盛的。

薛东盛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绳子,他的尸体正好从楼上垂到宋小刚卧室的窗前,随着风左右晃着。吴浩这小子一看见尸体就凑过去拍照,丝毫没有将尸体解下来的意思。

唐小倩将头埋在宋小刚怀里瑟瑟发抖,宋小刚眉毛皱成一团:“他妈的见鬼了,走,我们先去楼上把东盛解下来。”我喊了吴浩一声,让他在下面接应,他头也不回只是哦了一声。

唐小倩吓得差点连路都不会走了,宋小刚揽着她的腰一点一点慢慢往楼上挪,我正准备上楼,只听唐小倩突然说:“薛东盛是薛娟的哥哥。”

乍听此言我和宋小刚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同时脱口大叫:“什么?”

唐小倩自顾道:“薛娟从地狱爬回来报仇了,可她为什么会先杀了自己的哥哥呢?对了,她肯定是怪薛东盛没给他报仇。”听着听着我也记起来了,薛娟的尸体就是薛东盛收的,那几天他心情一直很差,难道真是因为妹妹死了?正在思考之际,我们已经来到了四楼宋小刚卧室正上方的那个房间,而这个房间正是薛东盛自己的。

我们来到窗前,只见阳台的栏杆上系着一根绳子,绳子下面薛东盛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唐小倩又说:“薛娟如果真的是怪薛东盛没给她报仇的话,那接下来要死的人恐怕就是吴浩了。”

宋小刚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大喝道:“你说什么鬼话,什么报仇,她已经死了!”

我却问:“为什么是吴浩?”唐小倩看了宋小刚一眼,小声道:“因为吴浩是薛娟的男朋友。”她话音刚落,就听见楼下的吴浩喊“原来你还没死……”,接着就是玻璃破碎的声音,我亲眼看见一个身影从窗口直接坠下,然后就是一声闷响。

原来你还没死

我们三人回到三楼卧室,只见窗户破了一个大洞,地板上吴浩的那台摄影机还兀自开着。我拾起来一看,里面正好记录着吴浩坠楼前的画面,摄像机应该一开始就被打落了。只见他神色惊慌,死死盯着对面,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应该看到的东西。由于角度的原因,他连连后退,退到窗边之后镜头就没有内容了。

治疗卵巢早衰的方法

301医院nk细胞治疗

干细胞可治不孕不育吗